大愛NEWTINA💘

不管,我任性!!!

好有愛啊!

(>﹏<)(>﹏<)

TinaXNewt

轉載至YouTube

可愛的cp!!!

再看我一眼 下(newtina)

#突破自己
#臉紅
#好吧!我錯了

紐特擁抱著蒂娜幻影現形出現在鄉間小路上,蜿蜒曲折的道路旁是一望無際的草原。風徐徐吹起,野草隨風搖曳地就像海浪一波一波起伏拍打上了蒂娜心臟,她離開了紐特溫暖的懷抱,仰望著天空微微閉起眼睛張開雙臂迎接這清新泥土青草味,她深深吸了口氣,生機勃勃的氣象感染上心境減輕了旅途中的疲憊,轉過身對著紐特露出了淺淺梨渦的笑容。

紐特微微側著頭直視著蒂娜,從重逢那刻起眼神一直不敢移開,害怕一個不留神會遺失她。他睜著裝滿溺愛神情的眼睛,眨眨眼笑意寫在臉上,溢著滿足的喜悅回應著蒂娜。

紐特帶著笑容邁開腳步往前牽起蒂娜的手,拉近彼此距離時發現了纏上手腕的繃帶,他眉頭深深擠在一起用力抿著嘴,眼神膠著的盯視蒂娜骨感十足的手腕上。
蒂娜看著他沒有帶領自己接下往前走的動作,神情凝重的直視著她受傷的手,她輕輕的聳起肩保持輕快的語氣,回握住他溫暖的大手。

「紐特,沒事的……只是一點小傷,真的!我保證……。」

他的手指腹輕輕地來回摩擦繃帶邊緣,放開抿著過緊泛白的雙唇,抬頭回給她一個僵硬的笑容。蒂娜泛紅著眼眶,在紐特再次抬頭對上她的臉時,她輕輕吸了一口氣對著他露出潔白牙齒有弧度的笑容。

蒂娜深吸了口氣鬆懈下肩膀,挽起紐特的手向前邁進眼前的房子,一棟矗立於鄉野中長滿青苔的屋瓦、彎斜高大的煙囪、白色窗臺上種植各式花草、矮樹綠葉藤蔓圍繞形成天然的圍欄、有鳥叫聲充斥樹林間、聞到了空氣中淡淡的花香。

離家,以經不遠了。

踏入屋內的蒂娜環顧四周披上白布的傢俱,挑起一邊的眉頭疑惑地轉身詢問尾隨在身後的紐特。

「你要出遠門嗎?」

紐特聽到這一句問話停頓原地,不安地微微移動身體,他放下箱子急速從她身邊邁過揮動著魔杖,白色布巾自動折疊起放回櫥櫃最下層抽屜,杯盤在空中旋轉滑出,火爐上陣陣白煙從水壺冒出發出水笛的聲響。他脫下孔雀藍大衣解開襯衫上排的鈕釦,拉開餐廳椅子示意蒂娜入座。

他在她面前放下一杯紅茶、一盤灑著糖霜的餅乾,從上方俯視著她。

「是的,我要離開……蒂娜,因為你……我要邁出步伐。」

紐特在她側面桌緣邊坐下,側著身體對著她低著頭一隻手臂放在桌面上。

「這段日子我總作夢……再夢裡我答應過你,唔……不會在悲傷……要往前。」他抬起頭,悲傷的神情直視蒂娜,彼此眼神交會時又快速地再次低下頭。

「儘管……很艱難。」紐特摳著自己手指頭,他嘴角微微抽動著緩慢說出壓抑在心裡的情緒。

「我很開心,你能走出我離去的陰影,真的,紐特……」
蒂娜眼眶泛紅著聲調不穩地微微側頭看著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急速地說著。
「再那一段黑暗的日子裡,不安地難眠時總不斷的想起你,我怕……只帶給你無盡的悲傷、封閉了你自己,只因為我……沒法再擁有幸福……」蒂娜收起下顎抿著嘴搖搖頭,桌面手臂環繞著杯盤,手指在杯緣滑動著。

紐特紅著眼眶側著頭看著她,蒂娜抿著嘴僵硬牽動著嘴角。紐特快速傾身緊緊擁抱著蒂娜,雙手圈住她纖細的肩膀想帶給她力量。是啊!紐特知道只要下定決心不掙扎,放棄是很簡單的事,可是忘記一個人卻是如此的難。

「我的幸福一直再你手中……蒂娜。」紐特下巴抵著蒂娜的肩膀輕輕在她耳畔低沉說著。

蒂娜抬起窩在他溫暖胸口的頭仰望著他,紐特額頭輕柔抵著她的額頭鼻頭碰觸著,雙手緊緊摟住彼此的腰,閉起眼睛感受彼此內心深處的悸動。紐特憐惜地深深的在蒂娜額頭上覆上一吻,蒂娜感受到了他對自己如寶貝珍惜著,紅著眼眶加緊了雙手環抱的力量回應著他。

時間鐘擺在寧靜安逸中慢慢流逝,空氣中瀰漫一股茶湯的芳香夾帶著心安的味道,蒂娜知道心安即是家,而家則是紐特。

紐特一直徘徊在浴室門外,他幫疲憊的蒂娜準備了洗澡水,用魔法把外面夜空搬運進來,星光正在頭頂上閃爍著,溫熱適中的水溫,加入綿密的泡泡,點上薰衣草味道的精油蠟燭,保持空氣中的濕度。蒂娜進入浴室內空間時,瞪大了眼睛隨即搖搖頭露出真摯的笑容。她脫去衣物腳尖探入溫水裡慢慢滑入浴缸中,口裡嘆出了一口舒服的氣息,吸著空氣裡香氣手撥弄著泡泡,屈著身體仰望滿是星光的天空。蒂娜眼眶慢慢蓄滿起淚水,從仰起的臉一顆一顆滑落入澡盆裡,她感謝著路易斯,她從黑暗處裡走向了光芒點,觸摸安撫內心深處的恐懼不安讓傷口緩慢癒合著。

紐特在門前貼著耳朵聽著浴室裡的聲音,躊躇不安地詢問浴室內的蒂娜。

「蒂娜……我……我可以進去嗎?」他緊張地手指互摳著。

蒂娜快速的用手掌擦拭有著淚水的臉旁,吸吸鼻子輕輕咳了一下乾澀沙啞的喉嚨。

「進來,紐特。」

紐特轉動門把踏入著施展魔法的空間,他抬頭看了一眼浸泡在泡泡裡眼裡有淚水閃光的蒂娜,她正對他淺笑著。

「唔……我……我幫你擦背。」他捲起袖子拿起軟刷沾濕,隨著泡沫滑過蒂娜消瘦但圓潤的肩膀。紐特溫柔大手來回在背部輕刷著,視線停留再她背部順著脊髓骨刻劃出的傷痕,他手指覆上那傷疤手腹感受著皮膚新長出的凹凸皮肉。紐特皺著眉頭抿直了嘴。這該有多疼呢?他焦急不安地想踏進浴室,不就是想清楚了解在衣物遮蔽底下,他看不到的地方再蒂娜輕鬆語氣帶過的傷痕有多少,他移動手指抓著軟刷放輕著帶過這在眼裡刺眼的痕跡。

蒂娜在他手指腹輕柔摩擦後背傷痕時輕顫了身體, 感受到紐特顫抖的手指滑過疤痕,不安地低下頭咬起下嘴唇。

紐特夾帶泡沫的大手滑過脖子時,看到了留在她白皙肌膚上模糊青紫的手掌印,他比對著自己的手,了解到了這是個男人掌印。紐特加深了眉頭,手不停留的往下擦拭去,除了手腕上的繃帶身體上大大小小瘀青在水中泡沫滑動之間,依稀可見的一一浮出。刷洗到腳踝時紅腫脹大的關節正處於肌肉拉傷的後遺症而緊繃著,他輕碰刷洗著,蒂娜輕縮了一下肩膀,忍住不呼出聲響。紐特一直保持側頭的姿勢不敢抬起頭跟蒂娜眼神交會,用力抿著嘴眨著眼,淚水從他眼角滑落,他抬起食指快速擦拭,不想讓蒂娜發現。

「都過去了,我不會再受傷了……現在,我很安全,跟你一起……。」蒂娜哽咽地側著頭,眼眶淚光閃爍著,聳起肩假裝輕鬆地對他一笑。
紐特低下頭牽強的拉動嘴角,水底下的手不停頓地輕柔的按壓她的腳踝。
不安情緒在四周高漲,蒂娜看著低頭不語的紐特,眼角淚水無聲滑落至下巴。她捧起水面上的泡沫放在紐特頭頂上,讓他滑稽地眨起睜大的眼睛,蒂娜吸了吸鼻子噗哧的對著他露出調皮笑容。

水蒸氣的白煙緲緲而上投入魔法星空懷抱中,夾雜著水聲與笑聲……。

享受著紐特的按摩,蒂娜吸了口空氣中薰衣草氣息,舒服的放鬆所有疲憊,她搖頭晃腦的讓睡意慢慢侵襲眼皮。
紐特從水裡抱起欲睡的蒂娜,擦乾她的身體換上紐特的睡衣輕放回床上。他轉身回到浴室快速把自己清理乾淨換上另一套睡衣爬上床,輕躺在蒂娜身後聞著她散發的薰衣草香氣緊緊環抱住她。
再這一段以為失去的日子裡,紐特頭一次那麽安然入睡。

陽光灑落在房間像金色光芒飄浮於空氣中,紐特伸直了腰閉眼摸索著要拉近身旁的人。手撲了空像探入冰冷空間,他張開了雙眼快速跳起身搜索著四周。
他又做夢了嗎?心跳加速狂飆跳動著,咽了咽口水,不安地發出沙啞聲調。

「蒂娜……」

「蒂娜!」沒有回音,紐特加大了音調,拉起被子下了床。他慌了手腳往外衝時,一個熟悉人影從房門口竄出,蒂娜訝異的挑起眉頭。

「紐特,怎麼了……」

「我以為我又作夢了……一切都不是真的……我……。」紐特快速把她擁入懷中,頭抵著她的肩膀嘆了一口氣。

「我……只是回個訊息給奎妮,你不會以為只有我的到來吧!奎妮跟雅各布陪同我,只是……落腳在旅店。」蒂娜愉快輕笑回應,雙手在紐特的背來回拍撫安慰著。

紐特拉開了距離,雙眼直盯入陽光灑落下蒂娜溫暖褐色眼眸,他垂下了眼光停留在柔嫩粉唇上,右手大拇指腹輕撫起嘴角,低下頭親吻了蒂娜。
紐特一開始試探性溫柔的親吻著,到最後互相奪取彼此呼吸吸吮啃咬雙唇,那麼狂熱那麼盡情地吻。
在蒂娜未回過神喘息之間,紐特抱起她走回床邊。兩人同時也迎向彼此的唇,深深吻著口舌交纏。
紐特濕熱的吻慢慢由唇往上,親吻她捲翹睫毛、嬌挺的鼻子,舌尖挑逗的啃咬吸吮描繪著耳垂。
蒂娜受到溫熱氣息刺激而嬌喘著,忍不住將他抱的更緊。用力一把將他推上床,唇微微咬著,她爬了上去。蒂娜不用魔法解除衣服,在紐特面前慢慢舉起手脫下寬大的襯衫,露出了漂亮鎖骨與豐滿乳房,胸口貼著他的體溫,她輕咬著他的肩膀,接著一步步吻向他的喉間,最後才重溫他唇上的熱度。結束長吻,紐特一個翻轉壓制她於身下,快速脫下上衣,一手環抱著她,一手不忘挑逗著她的胸前,指尖不時的輕輕刷過她胸口的粉紅色花蕊。吻不斷的從白皙脖子滑到胸口,留下一個有一個專屬他的紅痕。感覺到胸前一邊被紐特的唇含住,輕柔吸吮,另一邊被一只大手掌握住,蒂娜悶哼出聲。
蒂娜全身發燙,心跳隨著愛撫越跳越快,迷濛了雙眼。紐特的手往下滑行,摸索著解開蒂娜褲頭,動作略顯笨拙不安。蒂娜用深吻來回應,雙手幫他脫下睡褲,也讓他為自己卸去最後的防線。
紐特的喘息也越發粗重,他的唇回到蒂娜的唇上,輕吻著。

「蒂娜……。」

蒂娜看著他,雙手摟著他脖子,主動送上自己的唇吸吮他的雙唇挑逗回應著。
進入的一瞬間,被快感填滿著,她嬌喘了一聲。
紐特一下又一下動了起來,動作溫柔卻毫不留情,他的雙手從蒂娜的腰際游移到了她的臀部,她又喘了一下,嬌吟的聲音令人遐想,紐特深吻所愛的她,彷彿要把他所有的愛告訴給予她。搖擺間他衝刺著,汗水交融著,最後,倆人一起來到巔峰。

屋外,那道金色光線暖暖的照進室內,汗水淋漓的兩人,滿足相擁入睡。

「蒂娜……紐特……」奎妮的聲響在屋外院子裡響起。
屋內床上的人還因為這聲響而疑惑皺眉時,不等屋外奎妮,發出第二次喊叫,蒂娜與紐特兩人快速起身慌亂不已的整理自己衣物。

「噢…我回信給奎妮時,邀請他們來作客……噢……我忘記了……現在……天啊!都下午了!」蒂娜來回穿上衣物,慌張地勾起掉落耳後的髮。

「蒂娜……蒂娜!」紐特輕笑出聲安撫著,嘆了一口氣,抱住不停轉動的她。

「我想……他們因該不會介意多等一下……。」紐特抬起她的下巴覆上他的唇,深吻著。

FIN











10個【神奇動物在哪裡】電影續集資訊彙整


 
今早讓人超驚喜的年輕版鄧不利多選角消息,除了讓哈迷們恨不得 2018 年趕快到來以外,也終於讓《怪獸 (Fantastic Beasts)》系列的主要角色們都有了歸宿!第二集電影就要在今年夏天開拍,那麼目前為止我們對這部續集有什麼了解呢?這篇就幫大家簡單整理一下有關續集的幾個重點!



1. 續集電影名叫【怪獸與.........】
新電影的片名叫什麼?這大概是哈迷們接下來最好奇的問題了,至少我們已經從主角艾迪‧瑞德曼口中得知,電影都會以【怪獸與.......(Fantastic Beasts and....)】的模式命名。


2. 魁登斯還沒死,闇黑怨靈繼續牽動著劇情
 雖然我們不知道未來他會佔有多大的戲份,但「魁登斯‧巴波」這位「闇黑怨靈」宿主已經被證實還沒有「死透」,也就是我們將會在續集中繼續見到他──畢竟,葛林戴華德一定會繼續追尋闇黑怨靈的嘛。他的演員伊薩‧米勒也已經確定會回歸【怪獸】續集陣容。


3. 波西瓦‧葛雷夫部長沒戲了
儘管有很多哈迷愛死部長了,但他的演員柯林‧法洛本人已經確定他沒有接到要回去演續集的通知──我們先暫時把他當作第二集沒戲了吧。



4. 莉塔‧雷斯壯的戲份會越來越多
 莉塔‧雷斯壯在第一集只出現在照片中,而我們目前只知她與紐特‧斯卡曼德曾有很親近的關係,因此大家都暫時稱莉塔是紐特的「前女友」。演員柔伊‧克拉維茲雖然表示她還不知道自己的角色接下來有什麼戲,但她可以肯定自己接下來的戲份會越來越多。除了莉塔和紐特被霍格華茲退學的真正原因息息相關之外,也有傳言指出莉塔將是在續集中幫阿不思‧鄧不利多傳口信給紐特的人。


5. 奎妮‧金坦和雅各‧科沃斯基還有未來
這對超受人喜愛的莫魔──女巫甜蜜小配對,很多人都希望他們能夠再次相認──這看來一點也不是問題,編劇 J.K. 羅琳已經親口保證,紐特和他的三位夥伴們都會是未來四集的主要角色,其中自然包括了這對活寶情侶。


6. 紐特‧斯卡曼德與蒂娜‧金坦的情路不會那麼順
 雖然在第一集我們已經看到兩人的情愫萌芽了,但英雄就是這樣嘛,感情路絕對沒有在一路順遂的──莉塔‧雷斯壯的出現一定會影響著紐特與蒂娜的關係,而紐特的冒險也將會讓這個配對經歷許多考驗。不過好在我們都知道結局──至少《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書中介紹已經告訴我們,這兩個人最後會結婚,我們只管看他們的愛情有多麼得來不易就好了。



7. 「強尼‧戴普」飾演蓋勒‧葛林戴華德,「裘德‧洛」飾演阿不思‧鄧不利多
 我們系列中的第三對情侶──喔,或該說是「前任」──終於誕生了!自從 J.K. 羅琳宣布鄧不利多是同性戀,而且曾經愛過葛林戴華德後,哈迷們全都在期盼著親眼看到這個配對被「實體化」。雖然在續集電影中,兩人應該是已經「分手」了才對,因此我們理當看不到裘德洛、強尼戴普這兩個大牌影星上演「基情」的橋段──但要看他們兩個愛恨交織、亦敵亦友這種揪心的演出,相信是很有機會的。希望他們兩人的演技都準備好了!


8. 「阿不思‧鄧不利多」不是你印象中的那樣
 在《哈利波特》中睿智的老人,他年輕時是什麼樣?絕對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有智慧。導演、製片、羅琳全都說過,年輕的鄧不利多是個「憂鬱的男子」,並不是我們印象中那位雖然瘋癲,但很豁達、講話超中肯的老人。所以,敬請做好心理準備(期待)看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老鄧──至少,從哈迷們目前「這校長也太帥」的反應來看,「裘‧德洛」這個選角已經開始給人新的氣象了。



9. 紐特‧斯卡曼德將會回到英國
 在他出發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之前,紐特會先回到英國。因此,【怪獸】續集有一部分的故事會在英國發生,或許這是我們見到鄧不利多的機會,甚至有可能是我們回到斜角巷、破釜酒吧、魔法部、霍格華茲這類熟悉地點的機會。


10. 春夏季,1928 年,法國巴黎
 這是製片大衛‧海曼、導演大衛‧葉慈告訴我們下一集故事主要發生的時空背景。雖然看起來將會發生在這座世界花都的事情一定不是什麼好事,但我們幾乎可以確定,這部電影的布景將又會是個傑作。


最後,這個日期應該已經烙印在不少哈迷們心中了:
2018 年 11 月 16 日
是第二部【怪獸】電影的上映日,相信大家都已經開始倒數了吧!


文章轉至哈利波特仙境

幕後part lll
第二部即將於7月開拍了~
期待~ing
等待時就看看幕後乾過癮!
     💙💚💛❤💜💟

Lof大神摒棄了我的文!!!!
好吧!不找敏感字了!!
發圖了

連結【上】

幕後照 party ll
可愛💛💜💚

再看我一眼【上】(newtina)

*首次挑戰虐文(其實不虐)
*碼字時不知吃了多少糖來平衡
(巧克力真苦啊!)

引言
不曾想見,則無眷戀;不曾相知,則無思念
不曾相伴,則無別離;不曾相惜,則無憶追
不曾相愛,則無拋棄;不曾相對,則無追隨
相見,不如不見。

正文

無人逗留的冰冷寒夜街道在雨中顯得格外地冷清,路燈下幻影現形的人影顯得慌忙狼狽,凌亂腳步讓他踉蹌跌落手腳並用攀爬而起,沒幾個的階梯一步併兩步往上來到門前,調整並穩住氣息深呼吸緩慢轉開門把而入,眼簾中的光景讓他僵硬在原地。

「紐特!我感受不到她了!我的姐姐……」奎妮摀住疼痛不已的心口,溼透地衣襟與紅腫著眼睛取代原本如花般甜美笑容。

「奎妮……」紐特緩慢虛弱走向她,嘴巴遲疑著吞下那難以問出口的話語,蹙眉顫抖地抿著嘴安靜漠然垂下頭,無聲的眼淚隨著臉龐滴落在冰冷的地板,紐特無力癱軟在她腳邊,抓著雜亂頭髮重複低喃手裡魔法部貓頭鷹信件。

他的蒂娜,戰死了……。

紐特手裡握住勸戒者他僅有的蒂娜最貼身物件,他站立在雨中任雨水胡亂拍打他身上心裡哀號聲響透全身,他還能感受手鍊傳來她溫熱氣息就像她在他耳邊輕聲呼喚, 手撫上眼眶顫抖著在雨中盡情哭泣:如果還有另一輩子另一空間,你還會記得我嗎?……蒂娜,我是紐特•斯卡曼德,你永遠的紐特。

那一夜是紐約入冬以來最讓人寒冷的夜晚……。

紐特在箱子裡一如往常餵食照顧動物們,他給嗅嗅一枚金幣、打掃了鳥蛇窩、跟著毒角獸漫步在遼闊草原上、讓杜格爾陪伴自己看著日落,努力專注於巡視完成每個區域工作忘卻內心深處傳來的空洞與哀傷。

紐特低頭專注於整理藥草種子,他從滿滿的布袋中拿出種子用手腹輕試磨擦,在放回旁邊的乾淨空碗裡發出著清脆的聲響。

「唔……我很好,真的,皮克特……我很好!」微微側頭向胸口冒出的綠色護樹鍋羅溫柔地低語著。

放下忙碌整理的手輕嘆口氣,輕撫上手邊整齊平放的勸戒者鍊子微微出神口裡低喃著。

「我很好……蒂娜……。」

重新打起精神跟無數個藥草種子奮戰,清脆聲響再次瀰漫著沉靜地空間,紐特眼角餘光看到在陽光下鍊子折射出的活力光彩,眨眨眼睛溫柔敦厚地笑容爬上他的臉龐。

他知道他的蒂娜沒走遠,他有她的陪伴……。

夜晚是失意的人最難忍受的時光,紐特在床上翻轉難眠,蹙眉緊緊地閉眼煩躁地再次尋找舒適的位置,他側著身把被子拉至胸前無奈地深吐一口氣,他開始專注看著牆面上月光投射出的陰影,長時間注視下來眼睛裡開始迷濛了起來,他在恍惚入睡中看見了修長蒼白的手,手指是修剪過的整齊圓潤,有著溫度柔軟的雙手。

紐特看著這雙手輕搭在側身腰身上,像是不滿床上人兒正貪睡地輕柔搖晃著。

「紐特――紐特――我餓了――」

紐特聽到輕柔地女聲在耳邊響起時全身動彈不得,眼睛在眼皮下滑動著,他想睜開他沉重的眼皮急於想看清耳裡傳來聲音的主人,僵硬的身體卻像不配合似地側身僵直在原地。
紐特汗水直流強硬的轉正身體猛然張開一直被壓迫的眼睛, 彈起身對上的是晨曦微弱的灑落第一道光芒與空無一人的房間,抿著嘴手遮住臉顫抖著肩膀哭泣著。

蒂娜……蒂娜……無數哀傷的低喃聲響在紐特心裡放大著。

桌面上放著熱騰騰的可可與上面有著玫瑰花朵裝飾的肉餡派餅,讓早晨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甜蜜香氣。
紐特正在擺放著餐具屋外門口傳來聲響,忒修斯如風一樣來到面前,他拉開椅子坐了進出,無聲無息地切動眼前的派餅。
紐特側頭蹙眉直盯著他,紐特張了張口沒說出任何話語最後放棄掙扎地輕嘆了口氣坐進了忒修斯面前的椅子裡。

「回家!紐特!」忒修斯強硬的命令著。

「唔……什麼?!」紐特坐下後一直盯著桌面一角,有點呆滯的沒能了解他的意思。

「你看看你像什麼樣!」

「我很好,忒修斯……」

「你很好!紐特,你做了兩人份的餐點擺放了兩件餐具,老弟,我可沒通知你我今天會來!」忒修斯惡恨恨放下刀叉,看著一點餐點都沒動的紐特。

「唔……蒂娜……呃……不想她餓著……」紐特無力反駁他的話,他用手摳著盤子邊緣,漸漸地低頭不語著。

「你在折磨你自己,蒂娜她走了!死了!」忒修斯加重大聲強調著。

「夠了!」紐特憤怒地低吼著。

片刻的安靜,沉悶感壓擠著紐特與忒修斯之間。

忒修斯無奈站起身走向紐特,他在他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在門口現影離去留下安靜孤獨的紐特。
紐特拿出胸前內側口袋中的勸戒者,手指在上面來回游移著,溫柔小心地把它擺放在面前位置上低頭切下派餅叉起往嘴裡送了一口,在滿是水氣的眼眸裡看到坐在眼前模糊地蒂娜身影,紐特低下頭無聲地啜泣著讓眼淚中的鹹苦味加入口裡跟著派艱難地咀嚼吞嚥著。

夜晚幕簾低垂滿天星光鋪蓋在紐特頭頂上,他無法安然入眠,緊閉雙眼壓制煩躁的氣息,安靜等待著晨曦的第一道光芒。

紐特知道內心的黑暗總有一天會過去,只是他依舊執著固執著不肯放開以離去的蒂娜的手。

遠處草地上發出了微微摩擦聲響,紐特瞇眼警備的轉身趴向聲音來源處,等待著。他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快速爬起身,眼眶漲紅著露出微微僵硬一笑,他的眼淚從眼角溢出伴隨著哀戚蒼涼的笑容。

有人說強大的思念,會帶來迫切的需求……蒂娜……你聽見了嗎?……

「不哭――紐特――」蒂娜溫柔地用大拇指指腹擦拭著他溫熱的眼淚,堅定的巧克力色目光散發出迷人的光采,強忍住悲傷淚水噗嗤冲他一笑。

紐特貪婪著磨蹭蒂娜手掌中的溫度,閉眼舒服享受著蒂娜帶給他的溫熱氣息。伸出雙手攬住她的腰身往自己一靠讓她投入他溫柔的懷抱,靠在她的頸窩輕嘆了氣。他的蒂娜啊…

「我很抱歉!如果我知道會是這樣,我會選擇不遇見你,紐特!」蒂娜離開了那個讓人依依不捨溫暖的懷抱,推開他的手臂身體往後挪了一步。

紐特看著突然失去溫度的雙手,抬起沒有光采的眼眸透漏出不能理解的呆滯。他走向前對著蒂娜伸長手臂微弱的笑著。

「我的死亡!帶給你痛苦……如果只剩下傷痛那麼到不如不曾相遇。」蒂娜忽視掉紐特寄予厚望的擁抱,她不能在給予的溫柔,哽咽著難以平穩語氣。

紐特直直看著蒂娜撇下抿著的嘴,連一個安慰的笑容都給不了,他往後推一步微側著頭流下眼淚,孤寂不安地站立原地。

看著這樣的紐特,蒂娜衝動地往前快速的環抱著他,感受著紐特內心深處的傷痛,強忍住湧上想哭的情緒,最後一次放縱自己緊緊地抱住他。

「你該往前走!去感受愛與被愛。」蒂娜抵著紐特的頭,認真的記住刻劃眼前的他;分佈於臉上可愛的雀斑、像湖水一樣清澈的眼睛、高聳的鼻尖還有那不安地抿著的嘴巴,她會把這些屬於自己的記憶烙印在心裡。
蒂娜用手指不捨地描繪出紐特的脣形,往前一傾輕印在紐特的脣上。

「該說再見了!紐特。」蒂娜輕鬆的話語隱藏著內心的不捨。

紐特閉著眼感受嘴唇傳來的最後溫度,他睜開雙眼時落入嘴裡的只剩眼淚的苦鹹味。他看著蒂娜的身影慢慢飄散於空中,最後散落於夜空中的星辰。

紐特在夢裡醒來恍惚中坐起身,還是在剛來的草地上,沒有聲響沒有蒂娜,只有臉龐上殘餘的淚水,扯起嘴角悲苦一笑輕抹眼淚,在指腹上淚滴裡倒映著點點星光。

是啊…你該放手了,紐特。你會放手的……

紐特再次抹乾淚水緊握住勸誡者鍊子,他會聽蒂娜的話往前邁進,儘管會是很艱辛的旅途。他向著天空微微點頭,像是承諾回應著蒂娜,他會踏出步伐……。

整理好行李箱子,紐特來到專屬於蒂娜的墓園再看一次自己親手埋葬的最後愛情。那是沒有棺木的葬禮,只有屬於蒂娜的一只婚戒。
他慢慢走近,孔雀藍大衣胸口內側放置了勸誡者鍊子,提著一箱子神奇魔法生物,另一隻手拿著花語是“再次幸福”的桔梗,拿著花的手無名指上閃爍著金黃色光圈。

紐特往前走的腳停頓在墓園一尺外,眼眸中的霧氣迷濛了眼前畫面。

他看見了站在墓前蒂娜的身影;她聽到聲響轉過身面對著紐特,蒂娜眼眶泛紅沖著他露出兩排潔白牙齒淺淺酒窩的笑容,她的手指拿著沾滿點點泥土的金黃戒指,在陽光照射下兩只戒指互相輝映著。

TBC




newtina

看幕後,也覺得甜💙💚💛💜

要入手光碟啦~

覺得荷包瘦,人瘋了的節奏!

Love is all 【the end】【newtina】

前文連接 n1 n2 n3 n4 n5 n6 n7

紐特挽著蒂娜的腰手提著行李箱幻影現形出現在紐約公寓客廳中,他側頭看著蒂娜,喝下解藥的她,還呈現渾沌不明的狀態,再結束惡鬥後,現場由格雷夫和其他傲羅善後,他們還要持續追蹤調查,而紐特則需帶著蒂娜先行回家休息,明早他們還要去美國魔法國會做調查協助,今晚真的是很不好過,紐特再內心下了註解。

「的確,既疲憊又漫長啊!你可以下去箱子,蒂娜她會沒事的,但她的確需要徹底檢查。」奎妮接了紐特內心的下文,微微一笑,衝著他點頭,她已經察覺他們,從廚房裡快速跑出抱住蒂娜,她眼框還有一些殘餘的淚水。

「我不確定……黑魔法……噢……是的,我想確保蒂娜……你……」他已經不介意這時候奎妮的攝心,他的確想好好的照顧蒂娜,看她身上有沒有其他的傷痕,確保她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老兄,看來你極需要來一份我家傳口味甜點。」雅各從廚房探出頭,對著他眨眼一笑,發出專屬於他的笑聲。

三人呼的卸下心裡的重擔相視一笑,加上傻楞楞蒂娜的跟隨一笑,所有今晚經歷過程都變的不在重要。

紐特小心翼翼牽挽著蒂娜的手,一步步走下箱子裡,緊張的顧前顧後, 他專注眼神一直在她的頭與腳來回,害怕會在她身上又多加一些碰撞傷口,他一個絆腳,卻忘了自己腳下的腳步,紐特在往後倒一個施力連同拉扯著蒂娜,在滾落下階梯同時,紐特側身把蒂娜抱在懷裡,做足了人肉肉墊,緩衝下墬衝撞力道。

紐特慌張的想坐起身看看蒂娜,卻發覺自己手掌裡多了柔軟觸感,順著眼睛一看,他臉龐紅意漫延到耳根,梅林啊!紐特低下頭緊張斜眼微抬打量著蒂娜,腦海裡又浮現今晚自己對她的粉紅遐想。
蒂娜迷濛眼神在衝擊力道下逐漸恢復了明亮巧克力色彩,她清醒的看著眼前紅通通的紐特,不太理解的順著他的視線,映入眼簾的是他有著齒印的手掌正包覆著她的乳房,蒂娜眼神飄移著,紅暈一點一點出現在領口敞開的胸前,她現在是趴在他的身上不敢移動,連喘氣也顯得小心奕奕,噢!仁慈的路易斯啊!蒂娜可以感覺到那雙手散發的熱氣還有微微凸起的異物抵著自己腿部,更加深彼此的熱度。

「你們還好吧!我帶來了雅各的甜點……」奎妮輕快話語打破這一室靡紅,她用手微微扇動臉龐,不說明他們倆的粉紅遐想。

聽到奎妮的聲響,地上兩人想快速分開彼此,慌張想站起的蒂娜膝蓋用力頂撞了紐特全身最熱點的來源,紐特漲紅了臉快速站起身背對著她們姐妹倆,而罪魁禍首的蒂娜卻緊張不安的想安撫他。
「紐特……噢!你還好嗎?」
奎妮在她姐姐說出的話語裡,發出了笑聲,她放下餐盤,回到了有雅各的廚房,留下給予兩人空間。

漲紅臉的紐特微微轉身給蒂娜一個難看的微笑,蒂娜看著如此的紐特,她噗哧的笑了出來,她知道這個場合笑場的確不合時宜,但是看著漲紅的臉龐裡眼中還隱隱約約閃著淚光,強忍痛感,卻還是給她一個安撫的笑容,她突然接收到他的可愛貼心。
紐特迷惘看著蒂娜突然的一笑,突然他也笑了出來,忘記了疼痛,他想或許是今晚自己太過於對蒂娜的遐想,所以嚐到了如此尷尬後果,但是他卻感覺不太壞,他從新找回對人類的情感,不在只有一箱子的神奇動物,他會擁有一個他最珍貴的伴侶,一個可停歇的港灣,一個家。

紐特與蒂娜坐在草皮上,吃著雅各家傳橘子醬口味甜點, 一個晚上的疲憊爭鬥,他們倆真的餓了,嚼著美味, 身心都放鬆,看著佈滿頭頂的滿天星斗。

「你怎麼……找到我的……我是說,因為莉塔嗎?她,有聯繫你嗎?」蒂娜在塞滿口甜點中找尋到自己的聲音,她害怕,他的內心還有殘留著跟著十幾年的女孩影子。

紐特因為蒂娜的話語,原本在口裡品嚐的茶水,噴了出來,嗆了一口氣急咳不停的焦急想解釋。
「噢…不……不!蒂娜……咳咳,你聽我說……」
「沒事,沒事……我,會聽你說的,慢慢的……」蒂娜拍拍他的背,幫他順順氣,朝他溫婉一笑,安撫著他又漲紅的臉。

是啊!他會向她解釋說明的,他向自己保證過,如果蒂娜想聽或問起他的過往,那麼他就會如實以對,現在,就是讓彼此更認識彼此的機會。

「我們曾經迷戀過,或許,是我迷戀在其中……」紐特看向遠方,一幕幕的過往就像雲煙,他轉頭堅定的看著蒂娜。

「我,在聽到……你,我就不知道……一股腦兒就想著你……」紐特緊張的看著蒂娜,把她臉部表情註解收藏,他急迫想知道蒂娜相關的事物。

「當然,我那時還不知道事情是有關莉塔,還好,是莉塔。」他直白說出了想法,卻看到蒂娜嚴肅蹙起的眉心。

「蒂娜,不是你想的那樣。」蒂娜疑惑看著紐特,他學習了破心術嗎?不然他怎麼知道自己現在有什麼想法。

「我是個專業動物學家,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你皺眉了……」紐特看著她解釋著,他看著蒂娜後知的撫上自己的眉頭。

「我的確確幸是莉塔,因了解,所以才能快速尋找到你,如果……不是的話……或許,你還困在那裡……」紐特說著說著越來越小聲像呢喃一樣,他的心陷落在話語裡,如果他沒能找到蒂娜,如果他失去了她,那麼自己會是怎樣子的呢?又再個十年,二十年或一輩子,他沒法想像下去,因為眼前一片黑暗,突來的暈眩感讓他大口大口吃下甜心的糕點,他大汗淋漓就像親身經歷了離別……

「但,你找到我了!我現在很安全。」蒂娜感受到紐特的不安,輕快的拉回沈浸黑暗中的紐特,她知道,在紐特心中自己已經有屬於自己的位子,或許只有一點,但足以讓她心裡暖烘烘,為自己擁有的高興滿足,這樣的暖意與安全感讓蒂娜屬於今晚的疲憊卸下,她昏昏欲睡的頭靠向紐特的肩膀。

紐特看著枕著他肩膀沉睡的蒂娜,放下心裡不安的野獸,是啊!她安全了!就陪伴在自己身旁,他放鬆了肩膀,舉起遲疑的手還是覆上她的阡弱圓潤肩膀,頭靠向她的頭,幸福滿足的彎起嘴角。

「我想我喜歡你,或許……已經愛上。」紐特在擦拭蒂娜嘴角沾上邊的果醬,宣誓著情意, 滿斗星光美景跟箱子裡的動物們就像是見證了他們愛情的開始。

一上午的連番協助調查,讓紐特有些疲憊,他還是不太能跟人群接觸太久,在接到出版社的貓頭鷹後,那些傲羅們終於放過他,讓他先處理他的突發事件,紐特快速的通過國會大廳的人潮,他必須找到蒂娜,告知她他要先行處理他的船票問題。

紐特在人潮中發現了他的目標,蒂娜正跟葛雷夫愉快對談,葛雷夫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噢!紐特停下腳步,他眼神觀察入微的發現他們看起來如此輕鬆自在,他有些吃味的盯著蒂娜的臉龐,她笑起來是如此的光彩迷人,紐特又把眼神放在葛雷夫身上,這位蒂娜頂頭上司正散發著迷魂男人味,紐特收起打量眼光,轉身走向國會大門口。

蒂娜眼角發現了紐特轉身後一抹孔雀藍,他要走了嗎?
蒂娜快速結束跟上司的對答,迅速走向大廳門口,在門口外左右張望,他離開了嗎?蒂娜眼眶有些紅潤,她還沒跟他再說上一些話,她還有些地方想跟他去,他又留下我了嗎?蒂娜吸起要流下的眼淚,倨傲的跟隨人群中尋找他的身影,屬於他的孔雀藍。

孔雀藍大衣背後感覺拉扯,紐特訝異轉身進入眼簾的是蒂娜放大的臉龐,她鼻頭有些紅,眼淚汪汪的吸吸鼻子。

「喜歡,不喜歡,難過,我想你……都不太會表達,我……只有忍耐再忍耐。」蒂娜不由來的衝著他說,她已經沒有後退之路了,她不想在跟紐特原地踏步,掙扎著自己該不該踏出第一步,她不想錯過紐特,她想要個開始,儘管或許沒個開始。

「你,這是……告白嗎?」紐特緊張的詢問,他害怕自己會錯意。

「我是在挽留你……」蒂娜深深吸了一口氣,阻止要掉出的眼淚。

「我沒有要走……噢!我是要到碼頭……但,不是你想的那樣。」紐特心疼拂掉她的眼淚,觀察到她因自己的話,停止了想說出的話語,眼神詢問著。

「出版社來信了!你知道……我的假期……我想延長,所以要來碼頭一躺。」

「但,你沒跟我打聲招呼,你轉身走了……」蒂娜不信的更加說著。

紐特他看著蒂娜,他無法表達出口自己內心深處,看著她跟其他男人說笑時自己心裡的酸楚感,他想蒂娜真的是牽引他的神奇生物。

「我想做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我……可能沒法停下……」紐特看著越發迷惘的蒂娜,眼神狂躁的他覆上了她滋潤柔軟的唇,他啃咬吸允著,等待她的回應,從迷惑驚訝中回神的蒂娜輕咬回應他的唇,慢慢加大的熱氣迅速燃燒了呼吸空氣, 頭抵著頭喘不過氣來的兩人分開了彼此唇瓣,他們就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擁吻著。

「I catch you, Tina」紐特笑意溢滿嘴角,他癡癡的看著紅霞滿面的蒂娜,再次,覆上他的唇,獻上,他的真心。

End

後文閒談

我要灑花,噴香檳~~自己鋪個紅毯!!!
頭一次開文,還是長篇(算沒?)就獻給NEWTINA
喔~這也是頭次入坑,讓我提起筆寫文的……
認識了許多同好,自覺自己還有好多進步空間TAT
本篇以完結,謝謝大家捧場看到這……
期待在開腦洞,不嫌棄的話……









© kikiblue|Powered by LOFTER